欢迎光临爱看书,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。
爱看书 > 穿越重生 > 花绕凌风台 > 第三百九十四章:前因

第三百九十四章:前因

言下之意再明显不过了,若是她再不听话,冰冽别想活,她的茶坊也别想再开下去了。

哪怕她性子再刚强,也不敢在这个时候出言激怒他。

先前激动的情绪也逐渐冷静,她脑子终于清醒了一些,面前这个人从不是一个可以与之硬碰硬的人。爱看书∴∴wWw.kaNShU100.COM

便是之前她还有武功的时候,他也可以想办法将她强留在自己身边,更何况是现在,她若想要走,硬来绝没有半分机会。

她只得往床里缩了缩,悄悄的扯过被子将自己裹了起来。

身上的喜服已经被他撕扯得不成样子,露出了大片白皙的肌肤,她有些难堪,虽然两人以前有过亲密无比的接触,可时隔多年,再这么衣不蔽体的面对他,她还是会觉得不好意思。

萧惜惟见她终于乖顺了下来,满意的坐在床边看着她,面色也逐渐柔和下来,这时,门外传来了侍女小心翼翼的声音。

萧惜惟起身走了过去,打开了房间的门,他没让侍女们进来,只是从她们手中接过了一个食盒,便让她们退下了。

他拎着食盒走到了床边,将食盒里的东西一样样拿出来放在床头的小几上,都是一些清淡精致的粥水甜品。

他知道她素来也是喜欢吃的,从前在明渊城的时候,跟风聆两个就是两只小馋猫,一饿了就哇哇叫,每日他都会吩咐人给她们准备好多小零嘴,今日折腾了一天,她醒来后必定会饿,便在她昏迷的时候,提前吩咐下人去准备的。

凌汐池现在没什么食欲,眼见着萧惜惟端着一碗燕窝粥要喂她,她摇了摇头,表示自己不想吃。

萧惜惟看了她两眼,问了一句:“你真的不吃?”

她嗯了一声,点了点头。

看着她双手死死的抓着被子,好像生怕被子会飞了似的,防他就跟防贼一样,他心头一怒,端着碗自己喝了一口,将她拉到了跟前,就要嘴对嘴喂她。

经他这一吓,凌汐池终于老实了,连忙从他手中将碗端了过来,说道:“我吃,我自己吃!”

直到她老老实实的将一碗粥强咽了下去,又吃了两块甜糕,便再也吃不下了,见准备的东西还剩许多,萧惜惟也将就着吃了一些,折腾了一天,他也觉得有些累。

或许也并不是累,而是那颗心再次回到了他的体内,他重新感觉到自己还活着,他也终于可以放松下来好好休息一下。

凌汐池小心翼翼的看了他一眼,问道:“明日我想见见阿曜可以吗?”

萧惜惟将碗碟收好,放在了一旁,说道:“明日再说,你该休息了。”

见他脱了鞋袜就要上床,凌汐池惊呼了一声,说道:“你……你回你自己的房间去。”

萧惜惟四下看了一眼,然后告诉她,这便是他的房间。

“那怎么行。”凌汐池羞得满脸通红,再也不肯让步,把他往床下推,说道:“你别这么胡来好不好!”

这算什么?

本是她与阿曜的新婚之夜,她却与前夫睡在了一起,这个前夫还即将成为自己的姐夫,这得多荒唐啊。

“你不是想见冰冽吗?”萧惜惟一手将她压倒在了床上,在她耳边道:“我说过了,只要你乖,什么都不会发生,在你不离开我的前提下,我会同意你任何要求。”

他又不是什么禽兽,她现在身体这么弱,他便是再想,也不敢真对她做出什么来。

凌汐池还待反抗,却被他抓住了手:“别闹,我也很累了,从你走后这几年,我没有睡过一个完整的觉,你别吵我,让我好好睡一觉行吗?”

说完便闭上了眼睛。

凌汐池被他压得动弹不得,却见他当真闭上了眼睛,老老实实的躺在她身旁,面上还一副清心寡欲的模样,她只得闭上了眼睛,暗暗祈求这一夜快些过去。

夜色渐浓。

昏暗安静的牢狱中,突然响起了一阵冗长的脚步声,随着牢房大门被打开,新来的狱卒们慌忙起身,齐刷刷的拔出了身上的佩刀,全身上下都充满着戒备。

自从上次的事情发生后,整个景陵大牢的人重新换了一批,几个有点官职的直接沦为了阶下囚,掌管大牢的刘大人甚至被当众五马分尸了。

所有人都知道他是动了一个十分重要的人,但那个人重要到什么程度呢?

寒月国的月王震怒不说,全然不顾两国交好,吩咐人闯了他们的大牢,惜王更是大发雷霆,当天便召集了几位大将军要问责,严令他们一日之内整肃军纪,一定要将那些个害群之马抓出来。

接下来便是整个云隐军营一番大动荡,在所有人一头雾水中,先后有几人接连入狱,皆是与那位刘大人有些交往的人。

如今这狱里关着的好多都是他们的自己人,其中最重要的那位,大概便是之前风头最盛的绿翎姑娘,而那位被五马分尸的刘大人,正是她的兄长。

至于是何原因,他们这些小喽啰自然无从得知,但好在发生了上次的事情后,牢狱里再也没有人敢动私刑,纪律严明得不行。

加之今晚破尘将军和赤火将军又亲自押着一个人关了进来,说是要紧的犯人,命令他们要严加看管。

他们自是不敢懈怠,一晚上都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戒备,现在猛然又有人来,他们怕上次劫狱的事情重演,每个人都做出了进攻的姿态,其中一个已经将锣抓在了手中。

直到那人渐渐走近,他们才看清楚了,原来来的是他们云隐的缥缈侯,陛下同门的师兄。

他的一只手上还拎着几坛子酒,另一只手上拎着一个油纸包好的东西,也不知里面是什么。

见是他,几名狱卒顿时松了口气。

缥无摆脱了风聆后,便马不停蹄的来了这里,见到持刀相对的狱卒后,他笑了一声,说道:“你们别紧张,本侯是来见老朋友的,今晚新送进来的犯人关在哪里?”

狱卒们知道他问的是破尘和赤火送进来的那个男人,但破尘和赤火离去时特意吩咐过,这个犯人特别重要,没有陛下的允许,一律不准任何人见他。

几个狱卒你看我我看你,支支吾吾不说话,缥无看出了他们的顾忌,笑道:“放心吧,如果陛下怪罪下来,本侯自是会一力承担,本侯只是想和他叙叙旧而已。”

狱卒们听他这么说了,只得将他领了过去,边走边说道:“侯爷,也只有是您,小的们才敢这么做的,还望您多多体恤小的们才是,若是两位将军怪罪下来,您可得替小的们说说好话。”

缥无笑道:“放心吧,本侯今晚没来过,你们也没放过任何人进来。”

这便是承诺了他们不说出去,也让他们不要多嘴往外说,狱卒们这才将一颗心放回到了肚子里。

大牢的最深处历来是关押紧要犯人的,缥无正走到里处,经过一间牢房时,他只往里一看,便停下了脚步。

一个女子抱着膝坐在角落里,只见她披散着头发,面色苍白,双眼无神的望着牢房的顶部,呆愣愣的不知在想什么,时有眼泪不停的从她的眼眶中滚落出来。

在她的身旁,还放着干净的食物和水,俱都没有动过。

在她的左肩靠近胸膛的地方,有鲜血浸了出来,染红了她的衣衫,她身上刚受的伤本就还没有好。

这个女子不是绿翎是谁?

缥无叹了一口气,这个时候,他竟不知道她是可恨还是可怜。

但也许,可怜是真可怜,可恨也是真可恨。

狱卒们见他停了下来,也跟着停了下来,他朝狱卒们挥了挥手,示意他们退下,狱卒们不敢违逆他,只得告退。

待到狱卒们走远了,绿翎终于有了一丝反应,扭头呆滞的看了过去。

缥无从怀中掏出了一瓶伤药,从缝隙中递了进去,他也觉得绿翎可恨,只是作为一个男人,一个大夫,没看见就罢了,既然看见了,他做不到对一个受伤的女子视若无睹,哪怕她该死一百次。

绿翎突然挣扎着朝他扑了过来,扑通一声跪在他面前,一句话也没说,便先重重的朝他磕了几个响头。

缥无冷冷的看着她,说道:“你不用给我磕头,我并不是要救你,我也救不了你。”

绿翎声泪俱下,说道:“奴婢不敢奢求侯爷施救,只是奴婢恳求侯爷,能不能再让奴婢见公主一面。”

缥无看了她几眼,突然冷笑了一声:“你还以为渊和能救你?”

绿翎闻言只是摇头,眼泪不停的往下落。

缥无站起身来,居高临下的看着她,说道:“你知道一个人最可悲的是什么吗?是认不清自己的身份,肖想自己不该想的,你仗着自己养育了渊和两年,便什么都敢做,你可知,渊和之所以能成为公主,成为他的掌上明珠,是因为她呀,正是因为她想收养渊和,渊和才能成为云隐国的公主,连渊和的名字都是她取的,你拿什么跟她比,渊和不是他的命门,她才是,你动谁不好,动到了她的头上。”

“不是的,侯爷,您误会了,”绿翎哽咽着说道:“奴婢自知犯下了死罪,不敢祈求饶恕,只是奴婢与公主相伴两年,公主的衣食起居皆由奴婢一人负责,说句大不敬的话,奴婢早就将公主看成了自己的孩子,望求侯爷发发慈悲,让奴婢再见公主一面,哪怕只是远远见上一面,只要见到公主好好的,便是让奴婢即刻去死奴婢也无怨言。”

说着,又咚咚的磕了两声响头,她磕得实在是重,连额头都磕破了。

缥无见她情真意切,不像假装的样子,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绿翎还在不停的哭着,她确实是将渊和看成了自己的孩子,可她不敢说,其实一开始知道那个人回来了的时候,她虽然震惊,虽然嫉恨,觉得她不该回来,但她并没有打算对她做什么。

难道她真的听不出来慕蓂牙和秦青清是故意在她耳边说那些的吗?

她知道的,她们是想拿她当刀子使,所以,她不想上钩。

真正让她决定出手是因为渊和的一句话,那日从茶坊回去后,晚上就寝时,渊和靠在她怀里,问她第二天能不能再带她去那个茶坊,去见白天见到的那个姑姑。

她心里极度吃惊,吃惊中还有一种莫名的恐慌,但她面上还是十分温和的问道:“公主为什么还想去那里呢?”

渊和扯着她的头发放在手里玩着,说道:“我不知道怎么的,一见到那个姑姑就好喜欢,就像看到了娘亲一样,我觉得如果我娘亲还在的话,一定是她那样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