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爱看书,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。
爱看书 > 穿越重生 > 崛起,从1900开始 > 第841章 突破江宁外城

第841章 突破江宁外城

一队队全副武装的士卒,他们扛着从军械船上放下来的攻城专用云梯,直接往两处城门巨型缺口扑来。

在他们的身后十数丈之距,是数千上万名强悍的排枪手,以及浅水炮艇上的马克沁重机枪,在掩护攻城。

“冲啊,共和军的勇士们!”

“杀进城去,埋葬万恶的满清王朝。”

“……”

战鼓擂动、号角声声,震天骇地的嚎吼声,共和联军,凭着一股救国救民的热血,如蝗虫般地冲向城墙。

四十公斤重的炮弹砸进敌阵中,带出一片宽长的血路,所到之处,炸得人仰马翻,血肉横飞。

面对城墙内如此密集的清军兵卒,攻入城墙缺口内的联军士卒,都无须瞄准。

成群结队的排枪手们,他们轮换上阵,按令旗行动,只管对准,一轮接着一轮的齐射,每轮都是数百支步枪齐射,黑鸦鸦的弹雨、蔽天遮日。

手榴弹也是如蝗虫般飞去。

在张勋司令部督战队的逼迫下,许多江防军兵卒,龟缩着脑袋,不断地组织起反冲锋,企图将城墙缺口堵上。

可还没冲到城墙前,就纷纷倒下。

中了子弹坠入内河里,不被射死、也得被淹死。

当然,也有一些聪明的兵卒,快到城墙缺口前就装死,等待共和联军攻过来,他们就投降。

也有不少清军兵卒,既不想被联军打死当炮灰,也不想被督战队干掉,乘着炮火的浓烟,猫腰窜入幕府山宽敞又茂密的山林里。

联军后来故意不炮轰幕府山林了,就是让清军有一个藏身之处,给他们投降的机会。

下午的激烈战斗,已经五个多小时过去了,六点半钟,西边的太阳早已落山,天开始黑暗下来。

可是,一具具清军江防兵的尸体,在佛宁门和上元门的两处缺口前,已经堆起了数座小山。

城墙内侧,一片片的尸山血海。

退入外城的江防军已经死伤过半,加之投降、逃入山林的兵卒,现在能上阵的也只有七千余人。

总督张人骏看在眼里,他当即将两万巡防营,交给张勋指挥。

张勋命令剩下的七千江防军兵卒,撤下来换防,让他们在神策门、太平门和金川门前,挖纵深战壕,筑建防御工事。

而让以逸待劳的巡防营,上前替代江防军,向二个城门缺口攻击,誓将联军堵在城外。

在神策门外的江防军和巡防营,联合中军帐篷里,巡防营的营、团、旅级军官们,听说让他们上前进攻巨型缺口阵地,紧张得面色苍白,嘴唇都咬破。

他们纷纷看向自己的大统领王有宏。

可现在的战场总指挥是江防军统帅张勋啊。爱≠看书≠WWW.kaNShU100.Com

此时的张勋,就像是杀红了眼的赌徒,他早被从江面上飞戈过来的一颗颗炮弹,给激怒了。

只见他双目透红,咬牙切齿地大吼:“王大统领,给本帅严令下去,继续进攻,有畏惧不前者,杀无赦!”

玛的,真是崽卖爷田不心疼啊,反正现在不是他的江防军兵卒了。

在旁的巡防营军官们,除了心里害怕,还颇有些愤愤不平。

说好的城北临江防御,是江防军的事嘛,你们自己守不住,退缩回城内来,现在竟让我们巡防营顶替你们当炮灰,太没道义了吧!

其实,凭心而论,江防军在今天的战斗中,表现得已经够可圈可点了,无论是上午的炮战,还是下午的城防,让共和联军付出了惨重代价。

张勋是位猛将,他明白今天打仗,本就不计较伤亡人数,只求守住城池,并设法重创共和联军,让他们自行撤退。而清军这边,只能与城池共存亡,别无他法,除非,就是可耻地向共和联军投降。

无奈,这次的共和联军,综合战力实在是太过强悍,跟上次的沪浙联军,无论是军事指挥还是炮火与战术,决非在一个层面。

现在,只能是破釜沉舟,咬牙切齿坚持,敌我双方比拚毅力。

王有宏也没辙,自己又在总督大人的眼皮底下,违抗军命,无论是谁斩立决。

他只好下令,让自己的部队进入进攻序列,尽量放慢节奏,朝那两个巨型城门缺口摸了上去。

而负责主攻上元门和佛宁门的,是李兴鸿的第一师,他见天色已晚,而军士们又劳累了一天,也都攻不动了,于是,他命令前沿部队在缺口内侧筑工事,鸣金收兵,打算明日一早再战。

说来也怪,因为天气太过寒冷,堆积在缺口前的清军尸山,成了天然屏障,敌我双方以尸山作为分水岭,相互对峙,谁也不想再攻了。

就这样,双方近在咫尺,但相安无事。

一会功夫,共和联军晚餐来了。

各艘军舰船只,用的都是烧煤的蒸汽锅炉,是现成的军用食物加工场,整个战场三万余名将士,都能吃到热腾腾的肉包子,大米饭,炖肉,新鲜疏菜和热汤,尤其是伤病员。

可近在咫尺的清军,后勤保障混乱,前线兵士只能啃冰硬如石的窝窝头,碗里还没有一滴油。

那窝窝头根本就啃不动,数量还少,当肉香味扑鼻飘逸而来时,许多清军忍受不了啦,他们一整天都没得到能吃的食物,加之野外寒冷。

这该死的战争,管他是谁上台,到哪里都是当兵吃粮。

于是,天黑之后,这边清军开始陆续偷逃过来,从几个,十几个,到成队的哗变。

到了差不多半夜,士兵杀死队官,而有的队官杀死了张勋的纠察队,轻轻翻过尸山,就到了共和联军这边。

等到张勋他们发现情况不妙,已经逃过去三千多人,气得他大发雷霆,命令王有宏等高级军官严加管束,增加纠察队人手。

……

在神策门与太平门之间,有一个天然湖泊,叫后湖。

这里是一处平坦宽阔的草地,后湖丰富的水资源,使得四周农作物和植被茂盛,绿荫蔽日。

这里是江宁府的官衙马场,养着整个江宁府军用或官衙用的数百匹战马。

这是城中马场,明太祖时期的皇家马场。

当然,这里的牧马场规模,跟陈天华在煤广自治区那里的畜牧场相比,是小巫见大巫。

皇家马场里有一片石墙结构的房屋,四周都建有堡垒,共有三层,这是明朝初年刑部典狱,现在是江宁府第一监狱。

不过,这次为了对付共和联军,充足兵员,减轻战时衙门负担,经总督张人骏批准,知府将这些上千人的狱犯,全放了出来,押到前线跟共和联军战斗。

所以,这里实际没什么人了,只有一些少量狱警在留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