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爱看书,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。
爱看书 > 都市言情 > 选秀综艺后,玄学大佬制霸娱乐圈 > 第九百二十五章 往昔忆尽27

第九百二十五章 往昔忆尽27

不过……虽然穷奇进攻的很猛,但他终究还是受了重伤,拖到后面也开始慢慢的有些力不从心。

子珩抓住机会后一下便把他打倒在地,不过他到底也还是念旧情的,所以也并没有用尽全力。

他看着前方可怜又可恨的人质问道:“穷奇,你不该这样的,为什么要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呢?”

“梁姑娘她……背叛你是她自己的事情,又与城中这些无辜的人有何干系?你凭什么不分青红皂白的牵连他们?”

“哈哈哈哈哈!”穷奇跌跌撞撞的从地上爬起来,“我就是讨厌人类!厌恶人类!不可以吗?!”

“我就是要把这群阴险狡诈的人全都杀了!他们这种恶心的生物就不该存在这个世界上!”

子珩直视着他的眼睛,用力的深呼一口气后,劝解道:“穷奇,收手吧!”

“收手?我为何要收手?”穷奇眼神中闪过一丝嘲讽之色,咬牙切齿道:“从我杀了梁言的那一刻起,我就已经没有退路了!!”

子珩闭上眼睛道:“道不同不相为谋,既然你不肯收手,那我也不必再留情了。”□爱看书□WwW.KaNshU100.COM

穷奇不屑一顾的冷笑一声,“费什么话,来战便是!”

他们再次扭打在一起,穷奇早已是强弩之末,此时不过是在硬撑罢了,输掉只是时间的问题。

就在他们打得难舍难分时,旁边突然出现一团紫色的雾气,直冲冲的朝子珩奔了过去。

子珩正全神贯注与的穷奇作战,自然无暇去关心其他,于是硬生生的挨了紫雾一下,顿时便感觉胸中气血翻涌,但还是强撑着没有吐血。

穷奇抓住机会用尽全力向他打去,子珩眼看着躲闪不急也只能硬着头皮与他对抗。

黑色的力量与金色的力量相撞在一起,持续数十秒后两人同时向后方摔去。

穷奇一落地,那段紫雾便将他包裹起来,等雾气散开的时候他早已没了踪影。

竟然让他给跑了,子珩气恼的疯狂咳嗽起来。

若是一直正面对战下去,就算他中间有可能会受伤,最后也一定会赢。

可是“明枪易躲暗箭难防”,谁曾想半路竟然会突然杀出个程咬金来,不止打伤了他,还救走了穷奇。

不过,穷奇被伤到心脏,还跟他打了这么一架,短时间内是没办法出来作恶了,危机算是暂时解除了。

只是……枉死的百姓们,是没有办法再回来了,这简直就是无妄之灾!

他在地上躺了好长一阵子,才变回人形跌跌撞撞的站起来。

勉强腾云飞回家以后,眼前一阵一阵的泛着漆黑。

温婉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醒过来的,一直站在门口着急忙慌的四处张望着。

她看到子珩的身影后,连忙冲上去抱住他,带着哭腔质问他,“你干什么去了?怎么连结界都布上了?”

“我起来喝水的时候发现你不见了,想出去找你发现有结界在出不去,真的是急死我了!”她说着忍不住哽咽起来。

子珩将胸中涌上来的血液硬生生的给吞了回去,强忍着不适摸了摸她的头,轻声哄道:“我没事,你别担心。”

虽然他装的还算真,可温婉还是敏锐的觉察到不对劲,主要是她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气。

“你受伤了?”她伸出手在子珩身上到处摸,声音颤抖着问。

“……一点小伤而已,你别担心。”子珩用力的握住在他身上作乱的小手,强行稳着语调回应。

可话音刚落,他眼前就猛地一黑,身体脱力往下倒去,整个人都压在温婉身上。

“哎!!”温婉顿时被吓得惊呼出声,连忙用力将他托起,急的眼泪“唰”一下就夺眶而出。

她哽咽的埋怨道:“都这样还说自己没事,如果这还算没事的话,那什么才叫有事啊?非要等死了才叫有事是吗?”

子珩的眼皮虽然越发的沉重起来,但他恍然间还是察觉到他的小姑娘在哭,于是颤抖着手摸上她的脸,边帮她擦泪便轻声哄道:“别……哭……咳咳咳……”

可勉强说了两个字以后,便又忍不住剧烈的咳嗽起来,最后终于忍不住吐出猩红的血液来。

“你可闭嘴吧!”温婉见状顿时更加的着急了,哭着凶了他一句后,连忙将他的手臂搭在自己的肩膀上,用力的将他扛进屋里去。

虽然子珩是很重没错,但幸好的是温婉的力气也很大,九尾妖狐毕竟是妖狐嘛,要是没有比人强的地方,那怎么还能叫妖狐呢?

妖狐的力气其实都挺大的,但她的力气却格外的大,但她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可能……可能是她家哥哥养的好吧!

反正不管怎么样,她的力气就是很大,扛她家哥哥妥妥的!

正所谓“养狐一日,用在一时”!这回总算是用上了!

她轻轻松松的将子珩扛进屋里后,又贴心的将他的外袍跟鞋子脱去,然后才将他平放在床上盖上被子。

最后才运起妖力去帮他疗伤,子珩其实没受什么外伤,最严重的其实还是内伤。

确定他是怨气入体后,温婉直接将妖力注入他体内,令人感到奇怪的是,子珩自己的力量竟然没有抵抗她的妖力,反而跟他一起强势的将那股怨气驱逐出去。

可能……这就是信任吧,因为知道是她,所以才毫无防备。

想到这她心中又暖又酸,慢慢的控制着妖力游走在他体内,帮他梳理着凌乱的法力。

“……我们温温真的是长大了呢。”子珩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恢复的意识,竟闭着眼睛突然出言夸奖道。

温婉听到这话眼泪顿时掉的更凶了,但她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,只是默默的抬手擦掉脸上的泪珠。

勉强稳住语调问道:“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?你怎么会突然受这么重的伤?”

子珩也并没有要隐瞒她的意思,缓缓的睁开双眼将不久前发生的事情全盘托出。

温婉听完以后也是一脸迷惑,难以置信的问道:“这……这是真实的吗?你不是在开玩笑吧??”

子珩看着她认真道:“这是真的,你知道我从不骗你的。”

温婉的心态顿时便崩了,她跟梁言虽然只在一起玩了半天,但她能明显的感觉到对方的真心实意,梁言绝对不是能干出这种事情的人。

所以……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