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爱看书,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。
爱看书 > 武侠修真 > 风越沧海 > 第三百四十五章 三门九舵

第三百四十五章 三门九舵

高空中,小倩紧紧抱着裴风的腰。作为一个化灵修士,她自然也能御剑飞行。但她从来没有体验过这种吓人的高度、这种夸张的速度。

透过云层,小倩可以看到下方一座座城池快速后移,用不了多久一座城便会彻底消失在视线中。短短一个时辰的时间,他们便飞出了商国的领土。

小倩紧紧靠着裴风,从这个男人的身上,她闻到了一股非常好闻的味道,那不是任何香料,只是属于这个男人独有的体味。

周国境内,有一座大荒山高不可攀。山顶有一个巨大的山洞深不见底。这里便是七杀门的三门九舵所在之处。

裴风和小倩落在大荒山顶,按照玉笺上标记的位置,两人轻易寻到洞穴口,才进入洞穴,立刻有守门人拦住了去路。

两人也不多废话,各自掏出令牌。

“内门弟子?很眼生啊。”

裴风淡淡一笑,没有多话,带着小倩走入洞穴。穿过昏暗的通道后来到腹地。

裴风对这种洞穴不陌生,玛雅山蓝岩峰上的剑冢便是这般构造。不过此地显然要比剑冢大得多,几乎掏空了整座大荒山。

一颗颗珠子悬在头顶,照得整个洞府一片通明。钟乳奇岩林立,各类稀珍灵石五彩斑斓。剑冢给人以神秘之感,而此地只有最俗气的奢华。这就是个藏宝洞!

小倩低声道:“大人,那些是不是海底的夜明珠啊?”

裴风微微颔首,“不要大惊小怪的。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。”其实他自己也没见过这些来自深海的宝物。

迎面走来一男一女。女子全身绫罗绸缎、珠光宝气。男子戴着一面金光闪闪的面具,款款而行。

小倩扫了一眼自己的衣着打扮,寒酸得很。这些年她得到的所有奖励,全部都用来修炼了。到头来连一身华美的衣服都没舍得为自己置办。来了总舵,自己就是个土包子。

身边的这个男人就更不给自己长脸了。他总是一身破青衣,他们简直和此地格格不入。

裴风与小倩信步而行。遇到了不少修为高深的修士。他们有的戴面具,也有人不戴。但身边都有女子相伴,想必这些人全是七杀门的内门杀手。

诡异的是,这里的所有人都不会相互寒暄问候。甚至有意回避与其他人的接触,行令者各找各的出令者去逍遥快活。

十三堂内的密室,在这里换成了一个个豪华的山洞。洞口没有任何遮挡,里面那些不堪入耳的声音就在你耳边回荡着。如果你有兴趣,有胆量,甚至可以偷窥到洞里的一切动作。不过没有人会在别人的山洞口逗留。

裴风和小倩很快就领悟到了此地的生存法则。不论你做什么,别人都会把你当成空气,你只要也把别人当成空气就好了。杀手在这里唯一需要沟通的人就是那些美艳的出令者。

裴风与小倩对视一眼,两人均有些摸不着头脑。自他们进洞以来,没有任何人主动与他们交谈。他们也不知该何去何从,只是像无头苍蝇一般乱走乱逛,匆匆瞥了几场香艳戏。

“这正常吗?”

小倩道:“不正常,杀手之间是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。他们不会询问对方有关令牌的任何信息。但同为一门弟子,也不至于都装作相互不认识吧。而且总舵里好像没有‘老板’哎。”

两人正说话间,迎面走来一个光头男子。他满脸横肉,长得凶神恶煞。男人的目光从上到下在小倩身上扫了一遍。竟是露出一脸嫌弃的表情。

小倩敢怒不敢言,裴风却难压心头怒火,“喂,你那是什么眼神!”

光头男子冷笑道:“小兄弟,你口味很重嘛,只喜欢这种扁平的?”男人说完,立刻想到了什么,当即闭口不言。

“你是不是找死?”裴风怒不可遏。

裴风为小倩出头,小倩心里自然是暖暖的。但她还是立刻阻止男人再说话,低声道:“大人,好像不太对劲儿。似乎这里有禁令,不能讲话的。”

“这算什么狗屁规矩。”裴风一边大骂一边扫视周围。许多杀手都看了过来。从他们的眼中便可得知,自己确实是犯了禁令。爱看书÷÷www.kAnShU100.cOm

这暴躁的样子当然是裴风故意演出来的。在七杀门里,他的人设是一个变态杀人狂,那便要将这个人设维护到底。

忽然从山洞中闪出一道倩影,将裴风和小倩匆匆拉入山洞中。

“嘘,你们不要命了!敢违反门规?”

这是一个绿衣女子,和小倩差不多的年纪,她体态丰盈,颇有姿色。

小倩压低了声音道:“我是十三堂的出令者,第一次来总舵还不懂规矩,望姐姐告知。”

“十三堂?”绿衣女子沉吟片刻道,“今天是夺令日,此外据说还有一张血杀令要出。出血杀令当日杀手之间不能相互交谈,以免泄露行令者的身份,你们连这规矩都不知?”

小倩有些尴尬,对于血杀令她了解得确实不多。那不是她这个层次能接触到的东西。

“你们也是来夺令的?”

“来看看。”裴风道。

绿衣女子目光扫过裴风,淡淡一笑道:“你是新晋的内门弟子吧。看看倒是无妨。待会儿不要乱翻牌子,更不要乱说话。”她说完邪异一笑,“会死人的。好了,你们就在这里休息吧,不要乱走动。今天来的都是大人物。”

绿衣女子走后,裴风立刻问道:“夺令,具体是怎么回事?”

“夺令就是抢夺七杀令。据说夺令日,总舵会把所有奖励丰厚的升级令牌拿出来供行令者抢夺。只有胜者才有资格得到令牌。这是七杀门的大日子。”

小倩又偷笑道:“本来最热闹的夺令日却与公子接血杀令的日子撞上了,那些杀手被迫当了哑巴。怪不得都是一脸憋屈,只好去找出令者发泄。”

“你不是出令者啊。怎么对自己的同类毫无同情心!”

“我才和她们不一样呢,人家还是第一次。”

又有女人的声音传过来,空气中弥漫着一种诡异的氛围。

可能是因为刚刚看到了一些激情燃烧的画面,小倩发现自己的嘴唇有些发干,不自主地向裴风靠近了一步。

“你干什么?后退,你想都别想。”